男子在德国高速蓄意连撞6人 检方:或出于宗教极端主义

△嫌犯驾驶车辆损毁程度严重

德国柏林警方和检方当地时间19日发布联合声明称,此前一天晚间在柏林一条公路上发生的针对摩托车骑手的多起袭击事件有可能是出于宗教动机。

根据声明透露的信息,30岁的男性嫌疑人为一名曾申请避难但未获批准的伊拉克公民。眼下他在德国持“容忍居留”,有效期至年底。该男子18日傍晚在交通高峰期驾驶汽车蓄意在柏林的100号联邦高速公路上连续冲撞摩托车手,造成6人受伤,其中3人伤势严重,且至少1名受害人有生命危险。当局表示:“无法排除这是一次伊斯兰主义袭击的可能性。”有媒体报道称,嫌犯在案发现场曾高喊“真主至大”的口号。而这是伊斯兰恐怖分子在袭击中通常呼叫的口号。

按照警方的说法,在第三次撞车后,嫌疑人把一个声称装有爆炸物的金属盒放在车顶。警察很快制服了该男子,而专业人员用高压水流打开盒子后发现其中只有工具,车内也并未找到爆炸物痕迹。

嫌疑人目前正因谋杀未遂接受调查,被收押在一所封闭式的精神病医院里。德国当局在声明中说:“被告的事后陈述显示出有宗教-伊斯兰主义动机,也有心理不稳定的迹象。”与此同时,调查尚未发现嫌疑人是恐怖组织成员的证据。但检方正在调查这名男子是否与极端主义有过联系。

事件发生后,100号联邦高速公路双向关闭了数小时,造成了严重的交通瘫痪,许多司机不得不困在路上长达2小时。一直到19日下午,高速公路才完全通行。(总台记者 阮佳闻 李长皓)

原标题:德国检方:柏林高速连撞6人男子或出于宗教极端主义动机

责编:张婧妍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laboitealinge.com

北京:垃圾混装混运将被高限处罚

  垃圾混装混运将被高限处罚

  本报记者 王天淇

  厨余垃圾投放到底要不要破袋?混装混运挫伤居民分类积极性如何解决?后端垃圾处理设施能不能满足处理需求?社区里的大件垃圾、装修垃圾应该放在哪儿?昨天,市城市管理委主任孙新军做客由市政协提案委、市政务服务局联合主办的“市民对话一把手·提案办理面对面”直播访谈节目,针对这些群众最关心的垃圾分类问题,孙新军一一答疑解惑。

  已处罚99起混装混运违法行为

  昨天的访谈节目中,市政协委员王兰提出,目前本市部分居住小区仍存在垃圾混装混运的行为,严重挫伤了居民分类的积极性,对此将如何解决?

  孙新军表示,垃圾混装混运行为一直是执法重点。城市管理部门坚持“刀刃向内”原则,目前全市执法部门已查处了99起混装混运行为,处罚了一批多次违法、“屡教不改”的企业。

  “要彻底解决混装混运问题,一靠责任落实,二靠机制倒逼,最后还要以严格执法作为托底。”孙新军说,10类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责任人必须落实主体责任,同时实施不合格不收运倒逼机制,用下一个环节制约上一个环节。另外,修订后的《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已经明确规定,混装混运属于违法行为,因此对违法的单位和企业将予以高限处罚,形成高压态势。

  孙新军也提示,居民也要从前端就做好分类投放,避免出现源头分类效果不好,影响分类收运的现象。

  处理设施能满足厨余垃圾增量

  针对不少居民担心的“厨余垃圾越分越多,后端处理跟不上,分不如不分”的情况,孙新军明确表示,目前本市的垃圾处理设施完全能满足日常处理需求。

  孙新军介绍,北京的垃圾处理能力相对比较宽松,全市有44座处理设施,总设计能力是每天处理3.2万吨,焚烧场11座,处理能力是1.67万吨每天;生化设施23座,日处理能力达到8130吨,包括餐饮单位厨余垃圾日处理能力2380吨,家庭厨余垃圾日处理能力5750吨。“垃圾分类的第一步是把厨余垃圾从生活垃圾里分出来,原本我们计划到8月底,家庭厨余垃圾日分出量达到2000吨,但是在7月底就提前完成了。昨天全市的家庭厨余垃圾日分出量已经到了3200吨,也刚刚突破3000吨,从这个数据可以看出来,我们的处理设施是完全能满足处理需求的。”孙新军说。

  “破袋”肯定比“不破袋”好

  夏季天热,厨余垃圾更容易散发异味,针对目前不少社区要破袋投放厨余垃圾的要求,许多居民疑惑:厨余垃圾投放非得破袋吗?

  孙新军表示,从末端处理来看,厨余垃圾投放破袋肯定比不破袋好。破袋投放能减轻末端压力,防止塑料袋和其他东西缠绕在刀上、转轴上,破坏设备运行和设备本身。另外,如果不破袋,就无法检查厨余垃圾分得到底好不好,看不出厨余垃圾中是否混着其他杂物。

  为了解决破袋的麻烦,很多社区因地制宜,采取了一些便民措施。孙新军说,比如,有的小区制作了破袋神器;有的社区在垃圾桶旁边设置了“洗手处”,提供洗手液或是消毒酒精;有的小区则由指导员协助居民掀桶盖。

  小区要设大件垃圾暂存点

  居民家中的废旧家具、家电等大件垃圾,装修后拆除的装修垃圾,个儿大扔不进垃圾桶,堆在小区里占地儿又有安全隐患,该怎么解决?

  孙新军表示,本市城市管理部门已要求各个街道、社区设置专门的废旧家具等大件垃圾投放暂存点,并告知居民投放的具体位置。同时,为了保证投放环境秩序,还要设定专门区域或在暂存点周边设置围挡,避免对周围环境和居民出行产生影响。

【编辑:苏亦瑜】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laboitealinge.com

私募举牌西安旅游-曾被称为“野蛮人” 在大连圣亚引发轩然大波

  西安旅游8月19日早间公告,股东磐京稳赢6号于8月18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系统买入501.69万股公司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2.12%,成交均价9.54元/股。本次权益变动后,磐京基金直接持有公司总股本的5%。磐京基金在未来十二个月内不排除继续增持西安旅游股份的可能。

  截至今日午间收盘,西安旅游上涨2.62%,目前股价为9.79元/股。

  来源:WIND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举牌西安旅游的磐京基金及其实控人在资本市场颇受争议。

  截至目前,磐京基金持有大连圣亚股权达到18.71%。作为大连圣亚第一大股东,国资背景的星海湾投资当时在面对磐京基金大举增持时,曾表示坚决反对资本市场中的“野蛮人”采用恶意收购方式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

  此外,磐京基金实际控制人毛崴,2019年10月因涉嫌实施操作证券市场违法行为,被证监会上海证券监管专员办事处立案调查。

  毛崴进入大连圣亚董事会后,与公司原管理层发生矛盾,他与大连圣亚现任董事长杨子平还遭到公司众多员工联名抗议。大连证监局为此还约谈两人,但两人均未配合。

  国资口中的“野蛮人”

来源:磐京基金官网截图

  简式权益报告显示,磐京基金成立于2015年1月5日,注册资本2.3亿元。毛崴现任磐京基金董事长。

  来源:西安旅游公告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磐京基金自8月7日建仓,举牌前完成5次增持,成本均价在9.11元/股。本次权益变动前,磐京基金持有西安旅游683.31万股,占西安旅游总股本的比例为2.88%;8月18日,磐京基金通过增持西安旅游501.69万股,占西安旅游总股本的比例为2.12%。权益变动后,其持股占西安旅游总股本5%。结合历次增持成本和目前市价来看,磐京基金账面处于浮盈阶段。

  磐京基金举牌西安旅游背后,外界对于其动机高度关注。磐京基金持有大连圣亚股权达到18.71%,而围绕公司实控权,磐京基金与公司原管理层和相关股东发生矛盾。

  磐京基金2018年三季度现身大连圣亚股东序列。截至2018年9月末,磐京基金持有大连圣亚1.45%的股份,位列第十大股东。2019年4月13日,大连圣亚股东辽宁迈克因自身资金需要,计划自5月9日开始减持。磐京基金自此拉开增持大幕。

  截至2019年7月26日,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已合计持有大连圣亚15%的股份,并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再次增持股份比例最高不超过公司已发行总股本的5%(即644万股),直逼持股24.03%的第一大股东大连星海湾金融商务区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星海湾投资”)。

  作为国资代表,星海湾投资当时曾表示坚决反对资本市场中的“野蛮人”采用恶意收购方式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更加反对既无主业又无资源的社会投机机构以短期获利为目标,造成上市公司股价大幅波动,透支上市公司未来发展空间。

  而这并没有让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停下增持步伐。今年7月28日,大连圣亚披露,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股份2410.1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8.71%。

  来源:WIND

  在大连圣亚2019年股东大会上,磐京基金分别提名毛崴和王班为非独董和独董候选人,最终毛崴入选。

  来源:大连圣亚公告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大连圣亚今年7月初披露,毛崴于2019年10月因涉嫌实施操作证券市场违法行为,被中国证监会上海证券监管专员办事处立案调查。但监管多次与其联系无果,于是下发通知书。

  不仅如此,毛崴进入大连圣亚还遭到公司众多员工的反对。大连证监局以电话和书面函件形式要求大连圣亚董事会主要负责人杨子平、新任董事毛崴前往证监局进行监管谈话,并通过公司董秘告知,但二人拒绝配合监管工作,一直未到证监局进行谈话,也未通过其他方式说明相关情况。大连证监局7月初遂向两人下发警示函。

来源:公告截图

  受疫情冲击较大

  对于举牌,磐京基金声称基于看好西安旅游所从事行业的未来发展,认可西安旅游的长期投资价值。

  而对于西安旅游来说,今年的日子并不好过。

  西安旅游是一家具有以旅游业为主,多元化经营的国有控股旅游企业。经过多年发展,构建了完整的旅游产业链,业务涵盖“吃、住、行、游、购、娱”六大旅游要素,经营范围包括旅行社、餐饮、酒店、娱乐、商业、旅游服务、旅游交通、景区开发、房地产开发、商业等多个领域。

  来源:西安旅游2019年年报

  西安旅游1996年登陆深交所主板市场。目前的主要收入来自于旅行社,以2019年年报为例,旅行社业务占据九成比例,且收入全部来自西安市场。

  来源:WIND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西安旅游近年来发展疲软,业绩呈现“两年盈利一年亏损”的状态,且2013年开始扣非净利均为负值。

  疫情更是加重了西安旅游的业绩压力。西安旅游8月14日晚间发布2020年半年度报告,公司半年度实现营业收入1.05亿元,同比下降70.7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884.72万元,同比下降232.91%;基本每股收益-0.08元。

  西安旅游早前曾介绍,公司下属分、子公司全部经营门店自1月27日起暂停营业,所有旅游计划取消。虽然自3月16日起公司所属酒店已陆续恢复营业,公司旅行社恢复陕西省省内旅游业务,并根据疫情变化情况及政府相关规定逐步恢复跨省和出入境旅游业务,但公司主营业务(旅行社业务、酒店业务)收入仍然受到疫情影响而大幅下降,导致公司报告期较上年同期利润同比减少。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laboitealinge.com

微妙逼真!大一学子自留地里建“高铁”

认真测量 张强 摄
遥控操作中 张强 摄
“高铁”进入轨道 张强 摄
张亚东打造的火车模型 张强 摄
遥控操作中 张强 摄
“火车”进入轨道 张强 摄
三期工程建设中 张强 摄
目测桥梁轨道模型 张强 摄
架设在菜地里的“跨江大桥” 张强 摄

  【微妙逼真!看大一新生自留地里建“高铁”!】日前,郑州电力职业技术学院机电工程系2019级大学生张亚东,利用新冠肺炎疫情未开学期间在自家自留地里开荒架桥,建的“高铁”“隧道”“跨江大桥”微妙逼真,由其打造的“高铁”“普速”在菜地里穿山越岭的视频走红网络。连日来,张亚东被网友亲切地称为“基建狂魔”。(刘鹏 张强)

【编辑:田博川】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laboitealinge.com